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首辅是个娇气包 > 第一百二十章 你说带走就带走?

第一百二十章 你说带走就带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吃过饭,魏瑧去学堂外面的花园里走了一圈,消消食。
  
  等她回到宿舍,就看到门外多了几个公爷府的兵卫。
  
  魏瑧拱手行礼,有些心虚的进了院子。正中那两间放已经住进了人,东西摆得满满当当的,还有书院这边的仆佣在帮忙往里抬家具。
  
  魏瑧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看了一会儿,关上窗摇摇头。
  
  感情对留学生优待是自古有之啊。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布置,连富二代都能老老实实的睡硬床,这俩留学生居然可以换更舒适的大床,铺更柔软的被褥。
  
  当然魏瑧也没那么傻,跑去抗议要同等待遇。
  
  原本她要午睡的,结果院子里人太多,搬东西的动静太大,她躺了一会儿不但没解乏,还头痛了起来。
  
  干脆起床活动了一下,拿出自己从赣州带来的茶叶,又搬出来定制的黑陶茶具,小火炉上放上水壶,开始烧水泡茶。
  
  不多时,一股清幽的茶香顺着窗户缝飘出去,郭学长跟富二代学长一起跑来敲门了。
  
  一看郭学长那张淡青的脸就知道他也在头痛。
  
  “行了,说不准人家不是那种难打交道的人呢。”随口安慰了两人一句,魏瑧熟稔的开始泡茶。
  
  一滚水洗茶,二滚水焖茶。焖出来的茶汤颜色亮黄,味道浓郁。因为是三个人喝,黑陶壶小不够分,她用了一只公道杯,又倒了第三滚茶水进去,再来平分。
  
  “喝了不少茶汤,还是阿真你这里的茶最好。”
  
  杯子不大,小口抿也就两三口的量。茶香沁人,喝下去神清气爽的感觉真是金不换。
  
  他们这边刚喝了两杯茶,门就被敲响了。
  
  离得近些的郭学长去开门,当场差点愣住。
  
  “小公爷?”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魏瑧一眼,不知道是该请小公爷进来,还是把小公爷带到自己房间去说话。
  
  “阿真,我来看看你。”
  
  小公爷扒拉开挡门的郭学长,大剌剌的走了进来,直接在魏瑧左手边坐下。
  
  他不但坐下,还露出一脸苦相,揉着额角。
  
  “之前来看你不在,我想喝茶。”
  
  魏瑧无力的叹口气,重新洗茶壶烧水泡茶。
  
  这一次,她没有用自己平时喝的茶,而是取出了一罐青瓷装的茶叶。
  
  “这是什么?”
  
  “这是玫瑰花茶。”魏瑧小心的用茶匙挑出一朵玫瑰花,又舀了半勺茶叶,最后从另一个小矮罐里舀了几颗深红色的果实。
  
  “是阿姐给我交代的,你不能喝绿茶,太凉。”
  
  玫瑰花茶补血养颜,枸杞子滋阴养肝,茶叶也是半发酵过的红茶,没有绿茶那么寒凉。
  
  这一次她换了个茶壶,壶身略大一些,等水开之后把玫瑰花和茶叶枸杞子洗过一遍,再放入壶中焖煮一会儿,等到茶汤变红,花香散出后,就可以喝了。
  
  这种花茶跟之前喝的绿茶口感不同,香气更为浓郁。郭学长喝了一小盅便没有再喝,他还是觉得之前的茶叶跟适合自己一些。
  
  魏瑧看他们二人坐那儿挺不自在的,便取了两只封好的竹筒,交于两位学长。
  
  “茶壶我这里没有多的,只能二位兄长自己去买一套了,或者也可定制一套齐全的。”
  
  这时候小公爷突然插话:“我府中有齐备的,稍后让他们送两套过来就是。”
  
  魏瑧不置可否点点头,目送两位学长出门。
  
  “你怎么来了?”等人走后,魏瑧才放低了声音,露出俏皮的笑意,“我以为你没认出我呢。”
  
  司马霁脸上也浮现浅淡笑容,目光温和很多。
  
  “中午那会儿就看到你了,只是见你装扮成这样,想来是不想让人知道身份,便没有跟阿瑧你打招呼。”他捧着杯子喝了一口,“四花儿还没找到?”
  
  “有消息了,目前人应该是安全的。我估计跟阿瓒哥哥有关,这事儿他让我别管,我正好闲得慌,来书院上学挺好的。”
  
  司马霁也点头:“可惜我不能来这边上学。”
  
  “你都是小公爷了,怎么还想着跟人家争科举的名额?”
  
  “我,不想当小公爷。”司马霁皱着眉头,“阿瑧,你说,我把这个爵位还给陛下好吗?”
  
  魏瑧愣了愣,摇头:“不好。你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人还能忌惮几分,如果你抛弃了这个爵位,他们势必会对你下狠手。”
  
  司马霁低下头,浑身上下弥漫出一股忧伤。
  
  “其实,这个问题来之前我有跟阿瓒哥哥聊过。”
  
  当时并不知道小公爷就是小牙,即便心里有几分怀疑,但没看到人之前也不敢断言。她就跟魏瓒就镇南公这个爵位是否该有的问题进行过讨论。
  
  “阿瓒哥哥说的对,镇南公这个爵位并不是单纯的爵位,它是联系岭南跟朝廷的纽带,也是缓冲剂。”
  
  “可是我真的不想当这劳什子的公爷。”
  
  司马霁眼尾微红,表情有些委屈。
  
  魏瑧手指头动了动,差点就rua上他脑袋了。
  
  “我知道你很辛苦,也很厌恶,但是没办法,这是你生来的责任。不过镇南公这个爵位其实象征意义更大。你若是真的想要放手,我觉得你可以跟你的靠谱的长辈商量一下,找一个人来代替你做事,你只需要把控住这个爵位最核心的东西就行。”
  
  有些话魏瑧不能说太明,而且她也不知道放弃爵位是司马霁真心想要的还是只是说说而已。不过就如她刚才所说那般,真要是不管不顾的放弃了,司马霁的小命也就到头了。
  
  她不能告诉司马霁该怎么做,只能把厉害关系剖析给他听。但其实吧,她相信司马霁身边的人会说得比她更详细,分析得更透彻。
  
  两人坐了一会儿,喝完一壶茶后,司马霁就得离开了。
  
  他出门的时候,中间屋那两位南洋来的少年正站在门口说话,看到他从魏瑧房间出来,两人目光古怪的扫过魏瑧的脸。
  
  “那就拜托阿真跟魏先生提一提了,不管是来授课,还是开一堂讲学都好。”
  
  “是,在下会写信与族兄说道此事。”
  
  司马霁木着脸点点头,看了那两人一眼,转身带人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