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夫君总爱和我马甲谈恋爱 > 第28章 奉命暖床 2

第28章 奉命暖床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崇锡并未阻拦,只是眉眼带了威严之色,掰开贴在身上的殷雪罗,扫了眼她身后的两个丫鬟,便转身进了书房,只留给她一个颀长疏淡的背影。
  
  殷雪罗把它理解为:他是要自己一个人进去,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说出口。
  
  这是失败了太多次,抹不开面子,想找她单挑的节奏啊!
  
  殷雪罗一挑眉:谁怕谁,乌龟怕铁锤!
  
  于是,她吩咐端木栖柳守在院外,自己端着食盒,屁颠屁颠跟了进去。
  
  屋内,殷雪罗放下食盒,刚一转身,就被一本飞过来的书砸了个满怀。
  
  “若是无所事事,便回去好好看一看《女戒》。”
  
  白崇锡开口道。他板起脸时,是真的自带高傲疏离的气场,令人觉得难以亲近,
  
  “等你什么时候倒背如流了,再来见我。”
  
  殷雪罗无辜的捧着《女戒》:“夫君,可是妾身并不识字啊!”
  
  白崇锡:……
  
  ‘你目不识丁还有理了?!’
  
  “要不然……”
  
  殷雪罗的眼神又亮起来,像只悄悄伸出爪子试探的小野猫,“要不然,夫君来教我识字?”
  
  “休想!”
  
  白崇锡怒瞪她,“你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跟母亲交代吧!”
  
  殷雪罗一脸茫然,“关母亲什么事?”
  
  “青稞是家生子,她娘吴嬷嬷,是跟了我母亲十五年的贴身丫鬟,是她最信赖的心腹。
  
  你说她是魑魅魍魉,把她气倒了,暂且不说吴嬷嬷会如何在母亲面前告状,如今我的院子又该交给何人打理?
  
  交给你,你大字不识,会管家,会看账本吗?”
  
  殷雪罗也想拍着胸脯,说这点小事老婆替你摆平,但她是不识字的人设啊!
  
  如果忽然知道怎么管家,端木栖柳肯定会对她这个大小姐起疑的!
  
  不过,殷雪罗很快想出了办法:“我是不会,但不是还有阿福吗!”
  
  白崇锡毫不犹豫的否决:“阿福一贯耳根子软,不够果决,不是管家的料。”
  
  “那妾身正好可以配合他嘛!”
  
  殷雪罗一言点醒梦中人。
  
  白崇锡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这个可能性:
  
  若是有了阿福的提点,加上殷雪罗的诡计手段,未必不能处理好青瞿阁内外的大小事务。
  
  但是,他命青稞调查内奸之事,似乎已有了一些头绪,此时阵前换帅,他又有些为难。
  
  “你若是能在两日之内,找出潜伏在青瞿阁的奸细,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白崇锡有心刁难,顺便试探她究竟有没有内奸的下落。
  
  “好哒,不过我有个条件。”
  
  殷雪罗露出一个带着阴谋的笑,“今晚我要与夫君一起睡!”
  
  白崇锡摸不准在内奸一事上,她是否真的有底气,但是对于卖身这种事,他是坚决抵制的。
  
  有一就有二,再一来二去的,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便永远摆脱不掉了。
  
  “不可能,我说过,绝不会碰你——”
  
  “一人一个被窝总行吧?”
  
  殷雪罗安抚了他一句,又撩起来鬓边发丝,色眯眯的伸出舌头在唇角舔了一下,
  
  “夫君别担心,没有你心甘情愿的点头,我是断断不会勉强你的!”
  
  小鉴实在看不下去了:
  
  ‘什么叫他不点头,你就不勉强?该担心的是他一个大男人吗?
  
  你是女的!女的!女的!
  
  给我记住自己的性别啊混蛋主人!’
  
  白崇锡一张玉面也是泛起淡淡的红晕:他同样被殷雪罗的信誓旦旦,气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不勉强我?还叫我不要担心?都是些什么混账话?!
  
  我是男的,男的,男的!
  
  为什么总感觉给我的是女主剧本?!’
  
  为了掩饰内心的尴尬与羞耻,他上前打开殷雪罗带来的食盒,见到里面的汤盅,不确定的问道:
  
  “这果真是母亲让你送来的?”
  
  殷雪罗点了点头,实话实说:
  
  “对啊,这是母亲亲自炖了一下午的汤,不过我也有帮忙看着火候哦!”
  
  ‘虽然只有一分钟就离开了!’
  
  白崇锡发觉,殷雪罗在他们二人独处的时候,从来都是用“我”来替代“妾身”的自称。
  
  这种对规矩与礼教的无声反抗,令他隐约感到不安。
  
  白崇锡喝了口汤,尝出这的确是出自母亲的手艺,只是味道有些古怪,似乎放了些特别的东西。
  
  直到喝了大半碗,露出底下所谓补药的庐山真面目,他才一言难尽的望着她:
  
  “母亲炖的,是鹿鞭?”
  
  殷雪罗一脸无辜:
  
  “是啊,还有鹿血、鹿茸和杜仲,味道是不是很奇怪?”
  
  白崇锡觉得自己今晚,大概要凉凉……
  
  殷雪罗走过去看了一眼,试探的问:
  
  “母亲吩咐了,一定要全部吃完才行。要不,我帮你分担一些?”
  
  “不必了!”
  
  说完,他走到兰錡前,抽出宝剑便冷脸出了房门。
  
  ……
  
  白崇锡来到演武场,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场中。
  
  秋风徐来,已是带了丝丝凉意,亦如他此时的心境:微凉,伴着一丝愁绪。
  
  他不知殷雪罗对母亲说了什么,但这女人从进门第一日开始,便处心积虑误导全府的人,让人误会他们二人已有夫妻之实。
  
  加之后来,他多日未踏足繁春小筑,母亲着急也是应当。
  
  他默然无语的叹气,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这个闷亏他只能咽下,再也无法对旁人说出真相。
  
  想到今晚青瞿阁里,还有个难缠的祖宗在等着他,不提也罢……
  
  白崇锡在演武场练了一个时辰的剑法,才把体内蠢蠢欲动的燥热压制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