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2176 日本人的道歉方式

2176 日本人的道歉方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佛朗哥流亡法国的时候,日军的巡逻部队开始出现在西贡街头。
  
  西贡是个古老的城市,明朝初年大明帝国派遣郑和下西洋,东西亚、中东沿海、东非等国家向明国进行朝贡或贸易,当时西贡便是西来朝贡船只停泊的一个港口,久而久之,这里就被称为“西贡”。
  
  1698年,南阮直接控制西贡,在西贡设置嘉定府,同时招徕流民到嘉定开垦荒地,又将当地明朝遗民编为“明乡社”,这样南阮就借明朝遗民之手控制了嘉定。
  
  法属印度支那成立后,又将“嘉定”改回“西贡”这个名字,作为法国在印度支那的统治中心。
  
  现在的西贡,管理权依然控制在法国人手里,驻军却已经全部换成日本人。
  
  对于法国人的管理,日本人并不满意,法国人对白人的宽容,导致日军在西贡的部署毫无秘密可言,日本人遂向法国人提出更多要求,于是日军开始接手西贡街头的治安巡逻工作。
  
  西贡这座城市有着大量具有西方风情的建筑,红教堂是其中之一。
  
  红教堂原名西贡王公圣母教堂,因其使用红砖建造故而得名,建造所用红砖全部从法国运来的。
  
  大教堂仿照巴黎圣母院钟楼的设计,造型匀称,庄严雄伟,两座塔楼高达四十米,教堂前还有一座重达四吨的圣母玛丽亚雕像。
  
  距离红教堂不远处的兰德银行,是日军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
  
  西贡作为法国在亚洲的殖民中心,兰德银行早在1910年就开设了第一个分行,这也是兰德银行在亚洲的第二个分部,仅次于狮城分行。
  
  兰德银行在法属印度支那的总部,规模和红教堂相比更加恢弘,这座高达60米的大楼是由钢筋混凝土建成,外墙使用石片作为装饰,只有入口处的八根廊柱是真正的大理石,廊柱上方的一扇巨大落地窗后,分行总经理钱亚正在和安保主管马南商量最后的撤退事宜。
  
  早在两个月前,兰德银行已经将地下金库全部清空,送到椰城兰德银行保存,很多工作人员也已经撤走,只有必要的留守人员还留在西贡兰德银行。
  
  这部分员工现在也即将离开。
  
  日本人对此很明显早有关注。
  
  对于兰德银行,日本人恨之入骨。
  
  早在一战结束后,以兰德银行为首的南部非洲资本就频频向日本发难,甚至连日本从美国购买废旧船只拆钢铁这种对于南部非洲企业来说毫无利润可言的商业行为,南部非洲资本都要插一手。
  
  南部非洲企业控制着无数战略资源,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波斯湾和东印度的石油,以及东南亚盛产,但是日本却很难得到的天然橡胶,这都让日本人忍无可忍。
  
  可恨的是,不管日本人掏多少钱,南部非洲都不卖。
  
  更可恨的是,即便南部非洲企业将资源卖给美国人和德国人,也会禁止美国人和德国人将这些资源转卖给日本人。
  
  这就彻底堵死了日本从南部非洲获得战略资源的所有可能。
  
  所以日军在进入西贡之后,就将兰德银行作为重点监护对象,现在兰德银行街对面就停着一辆南部非洲生产的装甲车,上面坐着五名日军士兵。
  
  这是兰德银行送给法国的短吻鳄装甲车。
  
  虽然是上一代产品,12.7毫米重机枪还是很有威力的,战斗力比日军的豆丁坦克高多了。
  
  “可恶的法国人,他们向德国投降也就算了,居然对日本也投降,真是毫无气节——”钱亚很生气,这批装甲车是在法国停止抵抗之前送给法属印度支那的,当时还是钱亚主持的捐赠仪式。
  
  把装甲车捐赠给法属印度支那,是希望法国殖民政府能强硬起来,抵抗日本的入侵。
  
  没想到维希法国居然向日军开放边境,这批装甲车就成为日军的战利品。
  
  “不用担心,如果打起来,我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一个日本人可以进入兰德银行。”马南是来自保护伞公司的资深雇佣兵,对于自己的手下有信心。
  
  兰德银行还留在西贡的工作人员只剩下不到百人,雇佣兵却有120多人。
  
  就在马南和钱亚旁边的房间里,两挺双联装20毫米机枪已经锁定马路对面的短吻鳄,只要装甲车有异动,随时可以将它撕成碎片。
  
  这样的机枪,在这座大楼内还有六挺,其中四挺分布在大楼顶部,如果日军出动轰炸机,那么也很难对大楼构成威胁。
  
  “‘平安’号已经进入西贡港,我们随时可以撤离,不要节外生枝。”钱亚深呼吸,他还会回来的。
  
  不过要全部撤离也不是一帆风顺,法国人并不希望兰德银行撤离,担心这会引起恐慌。
  
  储户们也不想看到兰德银行撤离,虽然银行方面已经承诺,持存款证明可以在椰城兰德银行支取现金,储户们还是担心他们多年的心血化为乌有。
  
  可是担心又能怎么样呢。
  
  背靠兰德金矿,兰德银行是全世界最有信誉的银行,就算全世界所有银行全部破产,兰德银行也肯定是最后破产的那一个,和银行里的存款相比,西贡的法国人,或者说西贡的白人,更需要担心的是他们能不能活到战后。
  
  法属印度支那的《泰晤士报》,时刻关注正在进行的战争。
  
  卡廷森林惨案距离西贡太远,日军在攻入北方古老帝国的首都之后,在那里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据说有30万人遇难。
  
  现在西贡的日军还算克制。
  
  可是谁都不无法保证,这些畜生一样的野蛮人,未来某一天不会兽性大发。
  
  这么看的话,这么多年西方国家不接纳日本果然是正确的。
  
  这个国家就不该被任何组织接纳。
  
  如果给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文明程度划分层次,日本绝对独一档。
  
  最低的那个。
  
  所以在兰德银行搬空地下金库的同时,聪明人都已经纷纷离开西贡,前往狮城或者更安全的椰城,甚至更遥远的澳大利亚或者南部非洲。
  
  虽然在南部非洲,白人会失去一些特权。
  
  但是和生命相比,特权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更何况南部非洲的条件,比西贡更有吸引力,更现代化,更发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