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2175 蓝衣军

2175 蓝衣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232章蓝衣军
  
  不是海军陆战队员没有同情心,实在是这种事见多了。
  
  很多白人得寸进尺的能力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就拿坐船这种事来说,要是同意让他们上船,他们接下来就会要求和南部非洲人同样的待遇。
  
  你要继续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接下来就要要求特权了。
  
  关键是即便你满足了他们的所有要求,人家到最后还不感谢你,而是感谢上帝。
  
  樟宜海军基地忙着撤离非战斗人员的时候,第33装甲师已经攻入加泰罗尼亚。
  
  正常情况下,在占领马德里之后,西班牙政府就会投降,不再负隅顽抗。
  
  佛朗哥不甘心失败,将西班牙政府迁往巴塞罗那,号召西班牙人挺身而出,继续和南部非洲人作战。
  
  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永远是特殊的。
  
  西班牙内战时期,共和政府承诺战后给予加泰罗尼亚更大的自主权,因此获得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支持。
  
  佛朗哥领导的长枪党赢得内战后,开始清算在内战期间支持共和政府的加泰罗尼亚,很多加泰罗尼亚人被枪决,内战前已经在加泰罗尼亚地区得到普及的加泰罗尼亚语也被禁止,拥有使用加泰罗尼亚语出版的书籍会遭到逮捕。
  
  这种情况下,加泰罗尼亚人对西班牙政府的反感程度可想而知。
  
  加泰罗尼亚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他们性格散漫,没有时间观念,总有办法把马上需要做的事拖延到第二天,这一点在西班牙政府迁往巴塞罗那之后被无限放大。
  
  位于老城区的桑兹火车站异常繁忙,在佛朗哥将西班牙政府迁往巴塞罗那之前,这里就是加泰罗尼亚地区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
  
  南部非洲和西班牙之间爆发战争后,德国虽然没能力向西班牙派出军队,该有的援助还是有。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桑兹火车站的火车还是习惯性的不准时。
  
  这里的“不准时”,不仅仅是晚点的意思。
  
  晚点肯定是常态,不过有时候火车司机心血来潮,原定于早上八点出发的火车,可能会在早上七点半就提前出发,这就很让人不可思议。
  
  “提前出发就能提前抵达目的地,这是在节约时间。”在桑兹火车站工作了30年的老哈里见惯不怪。
  
  这其实也正常,不仅仅是火车司机,巴塞罗那很多市政工作人员都一样,他们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西班牙政府的抗议。
  
  老哈里也一样。
  
  桑兹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迟到早退都是常态,旷工的话第二天上班之后补张假条就行,这让刚刚入职的何塞·阿尔瓦不太习惯。
  
  何塞·阿尔瓦和老哈里一样都是巴塞罗那人。
  
  和老哈里这种老油条不同,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总是对未来充满憧憬,他们希望在工作中大展身手,出人头地。
  
  有人确实能如愿。
  
  更多人则是被现实折磨之后随波逐流,过一天算一天。
  
  和没接受过多少教育的老哈里不同,何塞是法兰西大学的在读生,原本明年毕业,有光明的前景。
  
  战争爆发后,何塞中断学业回国参加战争,成为一名光荣的“卫国者”,不过现在何塞却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
  
  桑兹火车站的墙壁上,还有内战时期留下的弹孔,令人触目惊心。
  
  这让何塞很难过,内战已经结束好几年,巴塞罗那政府却没有将这些弹坑填平,原本就年久失修的站台,经历过岁月和战火的双重洗礼,现在已经破烂不堪。
  
  来自法国的援助物资,就随意堆放在站台上,其中一些是前线急需的药品和武器弹药,却没有人将这些物资送到最需要的地方,这些物资上面甚至连苫布都没盖。
  
  “人人都只想着逃命,从火车上下来的都是志愿者,西班牙人却在忙着逃离,何塞,我要是你就不会回来,留在巴黎至少不用担心战争的威胁。”老哈里直言不讳,指望加泰罗尼亚人对抗南部非洲人不现实,南部非洲人真要攻到巴塞罗那,巴塞罗那人不叛变就不错了。
  
  已经将首都定在马德里的西班牙新政府,已经承诺在战后给予加泰罗尼亚人更多自治权。
  
  和西班牙内战时期,共和政府给加泰罗尼亚人画的饼不同。
  
  新政府的承诺——
  
  或者说南部非洲人的承诺是有很大几率实现的,所有西班牙人都知道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从来都信守承诺。
  
  必须得说,在宣传这方面,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效率,和长枪党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战争刚爆发没几天,战争爆发的原因就传遍西班牙。
  
  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将战争爆发的原因归咎于佛朗哥在西班牙的暴力统治,声称要把西班牙人从佛朗哥政府的高压下解救出来,给予西班牙人真正的和平和自由。
  
  这个理由对于绝大多数西班牙人来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西班牙国内对于佛朗哥不满的人有很多,加泰罗尼亚是重灾区。
  
  “我们的军队还在坚持,至少还有西班牙人在努力。”何塞有理想,西班牙人的事情应该由西班牙人自己解决,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理由再充分,改变不了入侵西班牙的事实。
  
  “军队——呵呵,小伙子,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军队是什么德性呢,在我们加泰罗尼亚,还有很多人在挨饿,可是在我们的军队里,士兵们将吃不完的面包倒掉,军官还在享受着平民难得一见的奢侈生活,你知道刚刚开走的那趟列车,上面装的都是什么吗?”老哈里冷笑。
  
  何塞面带疑惑,他是真不知道。
  
  “那些大箱子里装的都是达官贵人的财产,这些财产将被送到瑞士的银行里,你得知道,就连箱子上面的钉子,都是属于所有西班牙人。”老哈里很愤怒,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
  
  呜——
  
  凄厉的防空警报突然响起。
  
  警报来的有点晚,老哈里和何塞惊愕抬头的时候,远处已经传来航空发动机的轰鸣声。
  
  这也正常。
  
  别忘了这是以懒散拖延著称的巴塞罗那。
  
  “跟着我,快点躲起来——”老哈里掉头冲向不远处的防空洞,这时候站台上已经乱成一团。
  
  让何塞愤怒的是,工作人员和准备乘火车的乘客一哄而散也就算了,站台不远处高炮阵地上正在执勤的西班牙士兵居然也一哄而散。
  
  一名军官拔出手枪挥舞,试图阻止从阵地上逃走的士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