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回塑人生 > 第38章 确实来得不是时候

第38章 确实来得不是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算是对峙的双方并未怎么留意到门口‘探头探脑’的来客。
  
  主要近日来正是返程票购买高峰期,要不是中午关了会门,这会早就内排队外等待了。
  
  所以,个把人的一两句话,平素也很难被留意到。
  
  人一多就闹腾嘛。
  
  也就是看戏的周宽留意到了来客,念头转动间,周宽索性起身走出了店门。
  
  对峙的双方还是没怎么关注。
  
  被招呼到特地摆门口迎客的长椅坐下,刘海仍回头望了眼店内,做了个手势:“周老板,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周宽随口回答:“一点小戏码,有人眼热这个店的生意吧。”
  
  “那……要不周老板你先忙。”刘海也有点摸不准周宽的心思,试探着说。
  
  周宽无所谓的说了句:“不急,先看看戏。”
  
  刘海:“……”
  
  算上今天特地赶在年前上门拜访,刘海也只是第三次见到周宽。
  
  不能说有多了解周宽。
  
  不过,刘海心里十分清楚周宽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样的毛头小子。
  
  而且刘海还听闻周宽在县府会议上把控流程、方向的操作。
  
  总之,无论是手笔,还是其他方面展现出来的素养,都远不是常人可及的。
  
  而现在,刘海只觉得周宽太从容了。
  
  不是不上心,而是觉得火候不够的样子。
  
  就刘海随便听了两句,基本就琢磨出了这几个不速之客的来路,无非是本县甚至太平所属镇的人。
  
  大概是有那么点火车站里七拐八绕的关系。
  
  眼热生意兴隆。
  
  多少还是讲究一点点人情世故,没赶在春节期间上门。
  
  不过……
  
  ‘里面的人怕不是要倒大霉哦。’
  
  ‘我能插手卖个好吗?’
  
  刘海脑子根本想都没想就认为自己必定能解决。
  
  要不然他刘海凭什么能被县府那边选中为配合鸿鹄公司落地电子商务产业试点的牵头代表。
  
  这也是他在白华经营多年的底气!
  
  正想着事,就听周宽语气随意的问了句:“看我这记性,刘老板这是……找我有事?”
  
  刘海笑容满面的回答:“也没有,也没有,刚好去南丘办点事情,回来路过太平想起周老板您家在这里开了个店铺,过来看看。”
  
  “一路辛苦。”周宽看一眼刘海,客客气气的说。
  
  刘海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瞎忙。”
  
  “哦,对,正好明天除夕,后天就是春节,从南丘顺路带了点干货、鲜果;周老板尝尝看。”
  
  闻言,周宽笑着说:“客气了。”
  
  倒是没拒绝。
  
  只是周宽心里有点奇怪,这应该不像是刘海送人情的作风。
  
  像是刘海这种在白华经营多年的老板,对人情世故不要太懂,起码也得是周宽去年跟周远初提过的那种送礼形式。
  
  不应该这么流于表面。
  
  ‘或许是试探吧,想更多的了解我对他的态度。’
  
  ‘都是些妙人啊。’
  
  “……”
  
  屋内的对峙一直呈现一种吵不起来的状态。
  
  只不过这么僵持下去,影响不是太好。
  
  本来周宽心里还寻思应该怎么处理,但刘海这一来,他估计刘海会把事情揽过去。
  
  毕竟周宽可不是在白华发迹的。
  
  果不其然,眼瞅着一些路过的人有点探头探脑的样子,本来还跟周宽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刘海岔开了话题:“周老板,我琢磨着这戏码没什么意思,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
  
  闻言,周宽回头看了眼屋内。
  
  毕竟是有陈婷、陈明宇、周钰他们几个在外闯荡过的年轻一辈,看待事物的角度还是有所不同的,偶尔开口就还算犀利。
  
  比如那二男一女拎着火车票代售流程有问题不放,这边就说店里还有彩票代销;又说是不是代表工商。
  
  估摸着站在周钰他们的角度,这来的二男一女脑子抽了。
  
  从流程上来挑刺,凭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一点都站不住脚。
  
  至于所谓的先礼后兵,更是一个笑话。
  
  所以周宽才认为这是难得一见的戏码,这种事情在城里是很难见到的,这操作上、说辞上纯粹就是全法盲。
  
  听着来来回回的就是车轱辘话,周宽收回目光,望向刘海,笑眯眯的说:“不知道刘老板能不能帮帮忙,今天才忽然发现,我白在白华生活了十几年啊。”
  
  刘海连道:“周老板太谦虚了。”
  
  周宽叹着气说:“没有没有,面对这种不讲法律、规则的人,我确实没什么办法,马上这大过年的,也不好意思请警察叔叔来。”
  
  刘海却是客客气气的说:“一点小事,还望周老板原谅我越俎代庖。”
  
  说完,这才起身,理了理衣服,不慌不忙的走进店内。
  
  刘海先是和善的打了个招呼:“几位老板好。”
  
  然后朝周远初、陈文景说:“这点小事不如就让老弟我斗胆来处理一二,二位老哥照样开摊。”
  
  周远初:“……”
  
  他跟陈文景对视了一眼,又望向了在门外长椅上反坐着的周宽,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笑着说:“有劳刘老板。”
  
  “……”
  
  刘海简单安抚了下老周家这面,还没等回头,就听见一个男声:“你是哪个?”
  
  闻言,刘海侧身回头,笑呵呵的说:“鄙人刘海。”
  
  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不才,是县里春天商场的老板。”
  
  “我们坐下来聊。”
  
  “一点小事,就不要闹得大家都在看笑话。”
  
  “毕竟现在还是开门做生意。”
  
  刘海一句比一句客气,其实姿态却越摆越高,有种居高临下的吩咐味道。
  
  两个男人接过名片还没说话,女人先开口了:“我是正常来巡查事务,这可不是什么笑话不笑话……”
  
  还没说完,刘海就打断了:“是吗?据我所知代售点这种业务是合同制,火车站对这边也有巡查、监管权了?”
  
  “还是说,你是内部纪委,来走访?”
  
  “不然亮一下证件。”
  
  女人:“我……”
  
  她半天半天都找不到接话点。
  
  这也是老周家一直没提到的点,她确实是火车站里的人,可实际上名不正言不顺。
  
  老周家这边先入为主的知道了那个在火车站当副站长的表舅外公退休了,而且那边有意无意的提到了有人有想法,所以其实还没反应到这一茬。
  
  反而是想着要不然交给警察叔叔来处理。
  
  刘海看看女人,又看看两个男人面上复杂的神色:“看来你们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见两个男人点头。
  
  刘海又说:“我刘某在白华还有几分薄面,你们看这事情怎么办比较好。”
  
  男人:“刘老板,你这其实有点过分了……”
  
  “是撒,我们正常做生意,你也要……”
  
  刘海乜一眼两人:“正常?一句话,我劝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